匿世人从此一寐

无脑all泰罗 三观不正 雷 慎入

无标题(佐泰)

写不出大道理
写不出太子的可爱
写不出兄弟之间的有爱
写不出暧昧




很多时候,泰罗的坑爹坑哥属性让身边的亲友们都忍不住狠狠磨牙,但作为老幺,深得卖萌撒娇精髓,太子爷一路平平安安地长大,远远望去可谓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不过太子爷也有怕得不行的人,越过他前面第5432位兄长,没错就是他大哥作废!咳!佐菲!
原本太子爷就是不闯祸闲不住的个性,一来二去佐菲帮他擦屁股擦烦了,对六弟的教育风格陡然一变,从过去的淳淳教导变成先给一颗糖再给俩棒子,最后还把糖收走。于是那时候还是熊孩子的太子惹了事儿不巧碰到他大哥就只有嚎哭撒泼的命,以至于现在的泰罗总教官能绕着宇宙警备队队长走就绝不奉行直线最短只管横冲直撞的原则。
今日太子爷远远看见炎头队长在训话新成立的几个小分队时,特意饶了三条道想避开,却在第三条道出口和一脸肃然领着骨干们匆匆忙忙的炎头狭路相逢,太子爷内心哀嚎表面却恭敬地侧身相让。佐菲不动声色地瞄了他一眼,留下一句“晚上来我办公室”。泰罗在一帮人同情的眼神中崩了表情,欲哭无泪。
晚上九点半,泰罗总算磨蹭到了佐菲办公室门口,值班的警备队人员见到他都上来揶揄几句。
“来这么勤,总教官干脆回警备队好了。”观测局的麦克斯有次见到泰罗一脸丧气地出来,拍着他肩膀咧嘴笑道。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看着麦克斯挨个儿跟旁边的人打招呼,泰罗的眼神更加怨念。
自从地球光荣回归,泰罗原本打算直接申请加入警备队,但是新建不久的竞技场刚好缺人,他年龄正好,资历也够,各种机缘巧合下便进去当了教官,之后慢慢升到了总教官。
后来他发现训练场的总教官真不好当,,动不动就要被连责,什么训练场的机器突然暴走、学员之间的私斗受伤、这一届学生不行、这一届教官不行,甚至有次放假归来,他被艾斯哥喂得稍微敦实了点就有新入学的小萝卜头家长质疑,导致他后面痛定思痛跟狮虎兄弟练了两个月摔跤才把身材瘦回来。
他咬着披风向父母哭诉请求上前线保家卫国,流血流汗,大不了为国捐躯,虽死犹荣……然后被俩老一巴掌拍进了饭碗里。
泰罗在门口作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久到后面时不时过来的麦克斯想在他屁股上来一脚,里面终于发了话让他进来。
“大哥你怎么知道⋯⋯”泰罗闭上眼灯拒绝那扇为他打开的大门。
“门卫通知了。”佐菲一个眼神,麦克斯忠心并且欢快地献上一腿把泰罗送了进去。
“这些是家长的投诉信件,还有你的检讨书。”
泰罗保持趴在地上的姿势对着撒到他面前的文件两眼泪汪汪。
“哥哥我冤枉”
佐菲起身走到他身旁蹲下指着文件上的数据叹气:“不到百分之二十的通过率,考试难度太高了,对学生和下面的教官压力都很大。”
泰罗沉默许久翻身正视上端佐菲的眼睛:“如果不趁早意识到自己的弱小,一旦踏出周围的保护便会使自己身处险境。我想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光之国比起外面的世界太安逸了,只能以更加严酷的测试来锻炼他们。”
像是他的回答早在意料之中,佐菲无奈地揉了揉泰罗的脑袋,“意识到死亡,对他们来说还太早了。”
“哥哥们不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泰罗声音戛然而止。
“泰罗一直以来已经做的非常好了,不,应该是比我们期待的还要优秀。”
“……”泰罗一愣,忽然不敢直视佐菲的双眼,“哈哈哥哥们也帮了很多忙啊唉突然夸起我真不好意思……”泰罗撑起上身,想回避佐菲的时候被捧住脑袋,强行转了过去,“所以不要在意旁人的话,我们一直在你身边,也一直看着你努力至今日所获得的成就”
“哥哥……”多少次了,伴随着光荣与荣耀,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闲言碎语和猜疑也如影行随。
“说不在意,怎么可能……”红色的身影有些丧气,“大哥你一定听到过……”
“‘被宠坏的小王子’?‘官二代’?还是‘总要父母兄长们帮忙’这个?”
在外人眼里温柔稳重的总教官此刻孩子气一般挣开佐菲的手,而对面的人眯起眼,眼里满是宠溺,“一些事实确实存在。”
“大哥!”
“坦然点,你的优秀无可置疑,这么容易受他人影响否定过去的自己,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泰罗。”轻敲了几下弟弟的额头,佐菲趁机摸了摸角。
“我才没有……”泰罗一脸“我超厉害”地转头甩开佐菲站起来准备开溜,却被抓住了角。
……他真的怀疑大哥对他的角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癖好……
佐菲看了看时间“说真的。你该不会有公报私仇的心思吧?”
泰罗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很快如孩时般亲昵地挽起大哥的手蹭了蹭,笑得一脸狗腿:“一咪咪~”话音刚落,泰罗撒丫子跑了出去,随之而来的文件不轻不重地砸在了闭合的大门上,飘散的白纸上印出宇宙警备队队长的签名。

“已责令改正。”

评论(11)

热度(42)